宿迁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绝世第一武神 第639章:泼冷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3:36 编辑:笔名

绝世第一武神 第639章:泼冷水

“我们来了两天了,除了这个女孩外,基本上没有看到其他人。..而且,我们总不会一直是这个样子吧,不然大庆山脉的九阶妖兽们,为何拼了老命也有看来绝尘谷还自愿被收割者抓呢?”王晋又道出了他的理由。

于是连雨绚按耐不住之下,又尝了一口少女扔过来的包子屑,但结果还是脸色一沉的吐了出来。

女孩洗衣服的时候,总是喜欢对王晋自言自语,一连几天都是这样,而且每一次她来洗衣服,都会给王晋带来包子屑。

连雨绚再吃了几次后,发现没用,便不再上当受骗了。

从女孩的自言自语,王晋和连雨绚渐渐得知了这个地方的一些信息。

似乎,这个地方没凡尘大陆这个称呼,而二人变成鱼所在的湖里,叫做秋水湖,秋水湖的附近,是一座古老的小镇,小镇是一个国家不起眼的地方。

少女叫做蔓儿,少女的父亲身份大有老头,是一个因为生病而辞官回家的大官,作风比较清廉,据说与朝还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而这个国家,没有名称,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存在一个国家似的。

王晋与连雨绚,听得十分惊讶。

接下来更惊讶的是,这个国家,竟然没有武者的概念,没有武者!

但是,二人又不明白的是,既然这个国家没有武者,为何二人还可以使用元魄之力?

“如果我们不是轮回转世,我就不信了!我们一定是转生到了一个不同于凡尘大陆的世界里去了,没有武者,不是凡尘大陆。”连雨绚道。

“世界没有这么小的。”王晋忽然道,“而且,这里只有一个国家,总体让人感觉太狭窄了,不像是一个世界。”

“此话何意?”连雨绚心里一跳。

王晋想了想,便说出了他自己的见解:“首先是,这个所谓的世界,让人感觉太狭小了,只有一个国家,但一个国家是不可能成为一个世界的。

其实,这里的人没有武者这个概念,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元魄之力,你想想看,元魄是武者与生俱来的力量,是我们凡尘大陆的特点,而我们在这里还保留着元魄之力。”

“你的意思是说……”连雨绚闻言,美目闪烁的道,“这个国家还是处在凡尘大陆的范围里,但是他们不知道凡尘大陆,也不知道其他国家,这个国家可能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这个地方的人有可能有元魄之力,但是这里的人没有武者这个概念是不是

?”

“对!”王晋肯定的道。

“那么,我们究竟是不是还在收割者的肚子里,收割者的独自里是自成一个世界,与已经被歼灭的苏庄芥子空间世界差不多那样的?”连雨绚激动的道。

“很有可能,这里必定是自成一个世界是肯定的了,但是究竟是不是还在收割者的肚子里,又或者是被收割者传送到这个自成世界里,还有待考察。”王晋又道。

“嗯,我也同意这里是自成一个世界,我们体内的禁锢化形之力,便是这个世界的力量了。只是,我们要如何摆脱这个尴尬的身份呢?”连雨绚面若寒霜的道。

虽然二人沉默了,因为没有任何的头绪,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完完全全的两只一红一白鲤鱼,离不开水,又不能到陆地上去寻找线索。

转眼间,一周的时间又过去了,这时候少女蔓儿的话,又从家常小事,转成了感情方面的事儿。

她首先是凝视着湖里的红鲤鱼,然后微笑的道:“鱼儿鱼儿,你旁边的那只美丽的白色鱼儿,是不是你的妻子呢?”

啪!

连雨绚一甩尾巴,游开了。

“呵呵呵。”蔓儿捂嘴而笑,百媚生。

是个美人胚子,王晋见状便心道。

蔓儿又接着道:“我告诉你哦,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哦,我有一个大牛哥,浓眉大眼的,从小就很照顾我,他对我好好的,我也知道他喜欢我,但是我一直以来都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对待,我不敢接受他的好意。

还有一个小马哥,他也喜欢我,他对我也很好,我也点儿喜欢他。

但是我现在陷入了两难之,究竟我要选择大牛哥,还是小马哥呢?我要是选择了他们的一个,会不会伤了另一个的心呢?

还有啊,阿娘告诉我,要我选择好心爱的郎儿后,才能牵手,以后永不背弃呢。我到现在,还没有牵过他们一个人的手,他们每次见到我,也是脸色红红的,我知道他们也想要牵我的手,但是他们也不敢哦。”

王晋闻言笑了,多么天真的女孩,很淳朴,就如秋水湖的湖水一样的透彻,这么简单的女孩,总是能让人轻易看到她的喜怒哀乐和心里的想法。

或许,这个地方,是世外桃源不成?

接下来的几天,蔓儿来洗衣服的时候,总是对着王晋诉说着,少女情窦初开的事情。

又过来一些天,蔓儿的面容变得有些憔悴,她担忧的对王晋诉说着,国家里有个邪恶的将军,拥兵自重,现在已经抢占了一些城市,自立为王了,这让朝上下,和平民百姓慌成一团。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蔓儿脸上的忧愁,又变得浓重起来,她担忧的对王晋说,国家的国王一昧的忍让,没有出兵讨伐那个邪恶的将军,反而要做出割地求和的举动,让许多忠良都感到绝望。

接下来,蔓儿忽然不像平时来秋水湖洗衣服了,她消失了。

这让连雨绚很担忧:“我也快绝望了,这么一个好不容易的线索,又冲断了,难道要我和你这个左丘族人,一辈子都呆在这个鬼地方,一辈子都只能做鲤鱼吗?”

“鱼的寿命是很短的。”王晋泼了一盆冷水。

“天……”连雨绚快晕倒了。

二人在心情不安,与烦躁度过。

半个月后,蔓儿忽然重新回到了秋水湖,但这一次她并没有来洗衣服,而是给王晋带来了好多热腾腾的包子。

她一边将包子屑往秋水湖里扔着,一边梨花带雨的哭诉着:“鱼儿鱼儿你知道吗?大牛哥,和小马哥,无论他们哪一个,都不可能和我在一起了。

因为,国王看上了我,并答应我,只要我嫁给他,他就出兵抢回失去的领地。

为了换取他的承诺,在阿爹和其他叔叔伯伯的苦苦哀求下,我只能答应嫁给国王了,而且我也希望我们的国家,能重新找回幸福和平的日子,大家都能快快乐乐的,那才好。”

“哼,国王?凡人最大的畜生罢了。”连雨绚闻言,怒道。看来这些天来,她一直与蔓儿接触,也渐渐的接受了这个普通人了。

王晋与连雨绚没法阻止,毕竟这里是这个国家自己的事情,而且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去阻止,因为他们现在是两条只能在水里游来游去的鱼儿。

蔓儿不断的在湖畔哭诉着,哭到天黑,哭到晚风袭来,哭到明月挂上柳梢头。

王晋和连雨绚,静静的在湖里,倾听者女孩的诉说。

直到天色晚了,蔓儿的家人朋友,带着火把来秋水湖畔找她,然后扶着伤心欲绝的她回去了。

王晋在湖里看到,在众人,有两个年轻人望着蔓儿的眼睛,充满着悲愤,充满着伤感,又充满着无奈,两个年轻人尽管长相不一,但他们也是一样的淳朴。

“这就是普通人的世界。”连雨绚忽然喃喃自语的道,“他们要时常忧心柴米油盐酱醋茶不说,还要忧心生死离别,短暂的一生,就基本上耗在不断起伏的情绪里了。”

“这究竟是活得精彩,还是活得麻木呢?”王晋忽然自言自语的道。

“有目标,就活得精彩了。比如我们武者,不管路上多艰难,只要不放弃武道一途……”说到这里,连雨绚一顿,随后有些伤心的道,“完了,无人再理会我们,以后我们两只鱼儿,要被这个世界遗弃在这个小小的湖水里了。”

“哎,只有我和你惺惺相惜了,不如我们一起生小鱼如何?”王晋忽然道。

连雨绚闻言一怔,随后羞怒的道:“你再这样调侃我,我们便反目成仇。”

王晋笑了笑,随后眼睛一转的道:“我们的处境都变成这样了,大家有什么秘密也就别藏在心里了不是吗?”

“你什么意思?”连雨绚眯起眼睛的问道。

“你有什么武技,能代替血魔真经的,不如拿出来与我分享,想要恢复人身希望渺茫,但我不想带着遗憾死去。”王晋道。

“我可没有放弃,变回人身的希望。”连雨绚努了努嘴,游开了。

“……”王晋。

接下来,不再见了蔓儿的行踪,她估计已经离开这里,嫁给国王了吧,王晋时常这样想着。

天意弄人,那么纯真美丽的一个女孩儿,上天却不给她选择的权利,最后竟然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两只鱼儿原以为,将要陷入一种漫长的无助与等待之,却不料事情发生了变故。

就在蔓儿离开的一个月后,天还未亮,秋水湖边来了许多小镇的村民。

而村民们,竟然想要放干秋水湖的湖水!请访问: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好吗
汕头天佑医院医保医院吗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治什么好
汕头天佑医院如何乘车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是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