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浮生骨 第三十七章 释疑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2:30 编辑:笔名

浮生骨 第三十七章 释疑

又快要大约一个时辰过去,南怀瑾和无名师兄弟二人发现自己的功法渐渐平息,开始逐渐重新恢复他们的控制。

终于二人能够控制自己的功法,并且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于是二人站起身来。

“师弟你感觉怎么样?”无名关切的对南怀瑾问道。

“师兄,我感觉没有什么大碍,你感觉怎么样?”听闻无名此话,南怀瑾反问道。

“我感觉一切都好,不仅灵力恢复了,而且刚才激战后的疲惫也消除了不少。”无名说道。

“师兄,我的感觉同你一样,而且我感觉我的修为又有所精进。”听闻此话,南怀瑾回应道。

“师兄,你不觉得我们的功法吸收鲜血有些诡异吗?”顿了顿后,南怀瑾继续说道。

尽管此前早已知道自己修炼的是魔功,但他没想到会这样。

如果每次杀完人和妖兽后,都吸尽他们的全身精血,那又与恶魔何异!

虽然南怀瑾的心里有些准备,但他并不想成为一个,杀人如麻恶贯满盈的魔头。尽管爷爷生前,并没有教导他要与人为善,保持善良。

但是爷爷让他谨遵本心,不要后悔。他的本心,就是一颗赤子之心。虽然在林霞山中打猎的时候,他也杀起野兽来毫不留情。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对同为人类的人下手。

通过王有成的教导,尽管他也明白在世上有许多人所作所为,还不如一只禽兽。但如果他也视人命如草芥的话,又与他们何异,又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师弟,我明白这一点。”无名神情有些复杂,继续说道:“师弟你先观察一下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好。”南怀瑾又重新盘膝坐下,开始内视检查自己的身体,查看与之前有何不同。

“除了胸前骨头的血色斑点又增多了,并且扩散了之外,其余何处并没有不同。”一会儿之后,南怀瑾站起来,说道。

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南怀瑾发现和之前他不受身体控制的时候,注意到的并没有什么两样。

“师兄,你快看你自己的头发。”南怀瑾抬头看了一眼无名,却突然发现师兄的头发有了些不同的变化。

无名听闻此话,把披在身后的头发拽到眼前来,看看有什么区别。

一看到头发,无名发现赫然有不同之处。原本灰白相间的头发,现在竟然开始微微变红,仿佛染上了一层血色。

“原来这就是吸收鲜血后,功法带给我的变化。”看到这一幕,无名心中默默想到。

南怀瑾的功法在于骨,而他的功法体现在发。仿佛二者并没有什么关联,细细想来却赫然发现,竟然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师兄,你快看地上的尸体。”

无名心中有些愣神之际,耳边突然又听到南怀瑾略带惊呼的话语。

抬头像地上的尸体看去,无名赫然发现地上已经没有了鲜血的痕迹。更令他吃惊的是,狼妖原本光滑发亮的毛发竟然已经变得黯淡无光,而且,看起来并不是刚死去新鲜尸体,仿佛已经死去了很久。

蹲下身来,无名翻看地上的尸体,却发现,在黯淡无光的皮毛之下,只剩下了森森白骨,其中的血肉,早已经消失不见。

其去处,无名心中也明白,赫然是刚才被他和师弟南怀瑾二人吸收到了体内。

而之前他和南怀瑾在进入真正的林霞山之前,所杀了那么多野兽,却没有吸收鲜血的原因,就在于那些尸体的血肉中的灵气只有一点点。

而如今,他们所杀的是一只妖兽,集合它一生修炼的日月精华,全汇聚在一身血肉之中,所以才会被吸收了。

世间功法,道法,儒法还有佛法,和魔功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的修为大多靠自己辛辛苦苦修炼所得,并不是平白无故获得的不劳而获的东西。

而魔功与他们的最大的不同之出,就在于他可以靠掠夺别人的功法而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

所以修炼魔功的人往往是血焰滔天,杀戮无数之辈,双手沾满了鲜血,不论是敌人,还是无辜者。

平白无故获得的东西,往往有着极大的风险。所以世间的那些魔头,往往没有一个能够善终。大多数都是最终走火入魔,遭天谴而死。

“师兄,你觉得我们还要修炼这个功法吗?要不要我们玉溪谷,求师祖给我们换一门不同的功法。”南怀瑾对蹲在地上的无名说道。

“师弟,我们就是为了这两部功法所活的,你觉得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请问此话,无名反问道。

虽然师兄弟二人都是十二岁左右的少年,不过无名比南怀瑾看得透彻。他的心里明白,二人此中并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修炼雕像传给他们的功法。

要说非要有不同的选择,那就是他们二人叛离玉溪谷,从此天地逍遥,再也不受任何人的约束。

但不论是南怀瑾还是无名

浮生骨  第三十七章 释疑

,二人心里都明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不要说二人现在的修为,离开了玉溪谷,去做一个散修,根本就活不下来。而且整个大夏国都是玉溪谷的,即使他们跑到别的国家去,人生地不熟的,又怎么能够抢得过其他国家的修真者呢。

没有修真资源,二人什么都不是。可能此生此世,都不过在练气期徘徊,终生都进不了筑基期。

“师弟,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但我们能够控制自己的内心,功法没有好坏,所看的,只是用它的人而已。”无名对南怀瑾安慰道。

这句话也常常是王有成对他们师兄弟二人所说的话。饱读诗书,阅历丰富的王有成早就隐约猜到二人所修炼的绝对是能够引起无尽杀戮的魔功。

跟南怀瑾他们二人朝夕相处,王有成感觉,随着他们师兄弟二人修为不断的增进,他们身上越发的散发出一股阴森的气息。这和玉溪谷世代传承的道家功法截然不同。

所以平常在教导他们时,王有成常常对他们说这句话,想提醒他们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能够遵守自己的本心,不要滥杀无辜,最终进入魔道。

“师兄,我明白了。”经过无名的点拨,南怀瑾想通了事情的关键,回应道。

“师弟,你明白就好。再说,不是还有我陪着你吗。”听到南怀瑾的话,无名笑着说道。

“对,还有师兄你陪着我。”南怀瑾也笑着回应道。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南怀瑾可能真的会放弃在继续修炼自己的功法。可是有师兄无名陪着她,他感觉安心了许多。

纵使天塌下来,也有无名师兄一起陪着他,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独自去应对这一切。

平顶山癫痫病
平顶山癫痫病医院
平顶山癫痫病医院费用
平顶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好的癫痫病医院